专家:俄格冲突是格军在错误时间选择错误对手

【发布日期】:2019-09-09【查看次数】:

  2008年8月8日,格鲁吉亚进攻单方面宣布独立的南奥塞梯共和国的首府,最初这似乎又要导致一场漫长而血腥的高加索战争。然而,来自俄罗斯(1992年以来南奥塞梯和平的担保人)方面的快速、有力、持续的干预,使战争从8月11日起升级为对格鲁吉亚的一场激烈的闪电战。这令直到最近还把格鲁吉亚军队称作是后苏联地区“最好的”军队的评论家们无话可说。

  事实上,萨卡什维利在2003年通过“玫瑰革命”夺取政权后,为了能把分裂出去的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自治共和国收回格鲁吉亚版图,在建立一支有战斗力的武装力量方面付出了巨大努力。此外,萨卡什维利寄将赌注押在与美国和北约有可能结成联盟上,并按西方的模式组建了格鲁吉亚军队,同时得到美国大量的军事援助。萨卡什维利为军队建设投入了大量资金,在他统治期间,格鲁吉亚国防开支增加了33倍,增长速度打破世界纪录,2007-2008年每年军费达到约10亿美元。去年格鲁吉亚的国防预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仅次于沙特阿拉伯、阿曼、朝鲜。近年来,格鲁吉亚大规模采购军事装备,其中包括乌克兰和东欧的苏制武器,以及西方和以色列的现代化装备。得益于与美国军队的合作,相当一部分格鲁吉亚部队在伊拉克获得了实战经验。

  在萨卡什维利推进军队建设的同时,一场声势浩大的公关活动在格鲁吉亚国内外展开。互联网上充斥着穿戴美军制服和头盔的格鲁吉亚青年参加演习和作战训练的照片和视频。萨卡什维利自己非常高兴地检阅了穿着美军制服、手持美国步枪、按美国风格沿第比利斯街道行进的部队。就像好莱坞电影一样,一支现代化“西方军队”的虚像已经建立。格鲁吉亚成为按西方模式进行军事改革的窗口。

  最终,萨卡什维利似乎成了军国主义自我宣传的牺牲品,他确信格鲁吉亚新的军事机器已经有足够强大和有效,能最终强行解决叛逆的自治地区的问题。他越来越难以抗拒使用其漂亮的“玩具”士兵的诱惑,事实上,当8月他在南奥塞梯开始了他致命的军事冒险的时候,这种诱惑已经压倒了一切。

  对南奥塞梯的攻击不是一时地冲动。早在8月初几,格鲁吉亚就以为与南奥塞梯部队交火提供支援为借口,向格鲁吉亚飞地南奥塞梯冲突地区秘密集结了大量部队和装备(满编的第2 、第3和第4步兵旅,炮兵旅,第1步兵旅之一部,哥里独立坦克营——共计9个轻步兵营,5个坦克营,多达8个炮兵营,加上特种部队和内务部的内卫部队,多达1.6万人)。8月7日22时许,格鲁吉亚开始大规模炮击南奥塞梯首府茨欣瓦利,并于翌日凌晨开始进攻茨欣瓦利和南奥塞梯其他地区。到8月8日上午8时,格鲁吉亚步兵和坦克已开进茨欣瓦利,并与南奥塞梯战斗部队及驻该市的俄罗斯维持和平营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在这种情况下,8月8日晨,以弗拉基米尔·普京和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为首的俄罗斯政府决定采取被称作“强制和平”任务的军事行动,以防止格鲁吉亚占领南奥塞梯。当天晚些时候,俄从北高加索军区第58集团军第19摩托化步兵师(司令部驻弗拉季高加索)的第135 、第503和第693摩托化步兵团向贾瓦和古夫塔抽调了3个营,到这一天结束时已经扫清了克韦尔涅季、特贝季和扎里区的道路和制高点,以及茨欣瓦利的西部。俄罗斯空军也采取了行动。

  与此同时,格鲁吉亚部队在茨欣瓦利及其周围地区进行了阵地战,但随着俄罗斯军队的进入,他们丧失了取胜的机会。然而,俄罗斯部队缓慢通过狭窄的罗基隧道并沿着狭窄的山路向茨欣瓦利进发,同时大量俄罗斯部队从各地区向北高加索地区快速集结遇到一些困难,给人们造成了俄军部署缓慢、指挥笨拙的印象。事实上,他们是根据情况把部队一个营一个营地投入战斗。因为这个原因,8月9日在茨欣瓦利地区发生了一场激战,格鲁吉亚人发起了几次反攻,期间使用了坦克。他们甚至采用伏击和游击战术,成功地打伤了第58集团军指挥官A.赫鲁廖夫中将。

  到8月10日上午,格鲁吉亚已占据了几乎整个茨欣瓦利,迫使南奥塞梯和俄罗斯维持和平部队营撤退到城市的北部。然而,就在这一天,俄罗斯部队在该地区的集结终于有了结果,于是在南奥塞梯的战斗出现了转折点。8月10日晚上,格鲁吉亚部队被完全清除出茨欣瓦利,并撤退到城市的南部。格鲁吉亚部队在重要的普里什高地也被击退,大部分格鲁吉亚火炮被摧毁。与此同时,南奥塞梯部队在俄军的支援下,占领了从北面通向茨欣瓦利的接近地——塔马拉舍尼、克赫维、库尔塔和阿查贝季。在几个格鲁吉亚飞地的格鲁吉亚部队都被清除了。

  到8月10日晚,俄罗斯在该地区已部署了6个团级(北奥塞梯第19摩托化步兵师的第135、第503和第693摩托化步兵团,车臣第42摩托化步兵师第70和第71摩托化步兵团,普斯科夫第76空中突击师第104和第234伞兵团),第45伞兵侦察团和特种作战部队第10和第22旅,以及大量炮兵和防空部队。车臣西方营和东方营的2个连及伊万诺沃第98空降师的一个团也被部署到战区。俄罗斯军队在南奥塞梯兵力达到约1万人,坦克120辆。

  与此同时,俄罗斯开辟了“第二战线”,在阿布哈兹部署了来自新罗西斯克第7空中突击师和普斯科夫第76空中突击师的多达9000人的部队,第20摩托化步兵师之一部和黑海舰队海军陆战队的2个营。在他们的支援下,阿布哈兹部队开始从科多里峡谷驱逐格鲁吉亚军队。

  8月8日晚上,俄罗斯黑海舰队的特混编队从塞瓦斯托波尔出发,并从海上封锁了格鲁吉亚海岸。俄罗斯特混编队包括“莫斯科”号导弹巡洋舰、“机灵”号驱逐舰(“卡辛”级)、“海市蜃楼”号导弹护卫舰(“纳努契卡”III级)、R-239和R-334导弹护卫舰(“毒蜘蛛”III级)、“亚历山大罗维奇”号和“穆尔马涅茨”号护卫舰(“格里沙”V级)、3艘扫雷艇、3艘大型坦克登陆舰、1艘运输船和1艘救援船。8月9日晚上,“海市蜃楼”号导弹护卫舰可能击沉了1艘装备“孔雀石”(SS-N-9)反舰导弹的格鲁吉亚导弹巡逻艇,这是自1945年以来俄罗斯海军的第一次真正的海战。

  俄罗斯空军对格鲁吉亚境内各地的军事目标实施了攻击,苏-24M“击剑师”前线“逆火”远程轰炸机完成了数百架次战斗出动。尽管如此,出于政治考虑俄罗斯使用的空军力量有限,没有攻击格鲁吉亚的运输、通讯或工业基础设施,也没有攻击任何政府建筑物。另外,从俄罗斯基地到目标之间的距离也是个很复杂的问题。此外,俄罗斯直升机飞越高加索山时颇为困难。从8月10-11日以后俄罗斯才开始广泛地使用直升机,一度在南奥塞梯临时修建了起降跑道。俄罗斯空军总的损失为1架图-22M3远程轰炸机,1架苏-24前线强击机。此外,俄罗斯军队发射了15枚“圆点-U”(SS-21)短程弹道导弹和数枚“伊斯坎德尔”(SS-26 )新型短程战区弹道导弹,对格鲁吉亚军事目标进行了打击。

  失去了对南奥塞梯大部分领土控制的格鲁吉亚部队开始在哥里重新集结。与此同时,格鲁吉亚部队和炮兵继续从一些制高点炮击茨欣瓦利,并在一些格鲁吉亚飞地进行激烈抵抗。然而,到8月11日结束时,南奥塞梯境内的鲁吉亚部队已经完全被清除。次日清晨,俄罗斯部队已进入格鲁吉亚,建立了一个25公里宽的非军事缓冲区,以防止格军继续炮击南奥塞梯。格鲁吉亚部队在泽莫-尼科兹村周围地区进行了顽强抵抗,并一度击退了俄罗斯的进攻,但很快被击败。

  格鲁吉亚的防御以及整个军队很快开始瓦解。从8月12日早上起,格鲁吉亚军队开始向哥里撤退,撤退很快演变成溃逃,从哥里到第比利斯几乎所有的道路上都是溃逃士兵。一路上,格鲁吉亚部队特别是炮兵旅遗弃了大量的弹药和军事装备。

  8月11日,俄罗斯军队从阿布哈兹进入格鲁吉亚,期间没有遇到实质性的抵抗。占领祖格迪迪后,俄罗斯部队(第7空降师的部队)几乎遍布格鲁吉亚西部地区,目的是摧毁格鲁吉亚在塞纳基和波季港军事基地的重型武器。

  8月12日中午,俄罗斯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决定停止“强制和平”行动的积极阶段。当晚,萨卡什维利签署了一项初步的停火协议,当时法国总统尼科拉斯·萨科奇刚刚离开莫斯科。俄罗斯部队沿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的南部边界集结,部分控制了非军事区。同时,继续在格鲁吉亚境内排查,以夺取和摧毁格鲁吉亚武器,使“格鲁吉亚军队非军事化”。8月13日至15日,俄罗斯伞兵在波季反复搜索,摧毁了格鲁吉亚海军几乎所有停泊的舰船,并带走了一些高价值军事装备。同日,俄罗斯军队进入哥里和塞纳基并从格鲁吉亚军事基地夺取了大量战利品。其他俄罗斯搜索部队一度距第比利斯不到20公里。这一切发生在士气低落的格鲁吉亚军队完全处于瘫痪状态和格鲁吉亚地方当局及指挥官单独缔结不抵抗俄罗斯部队的协定的背景之下。残余的尚有作战能力的格鲁吉亚军队(包括从伊拉克赶回的第1步兵旅)集中在第比利斯北部接近地,以防范俄罗斯袭击首都。据报道,这些部队的士气也极低。

  正如8月底宣布那样,俄罗斯武装部队有71人阵亡, 5人被俘(包括2名飞行员)356人受伤。但这些数字不包括奥塞梯人的部队和各种志愿人员的损失(否则人数可能还要加上150人)。俄罗斯和南奥塞梯部队损失了一些坦克和步兵战车。格鲁吉亚方面的损失还不清楚,香港马会开奖结果,但估计死亡超过500人,超1500人受伤,被俘100多人(尽管俄罗斯承认只俘虏15人)。

  格鲁吉亚空军、海军部队和防空系统损失殆尽。据报道,俄罗斯部队占领和摧毁的重点之一是格鲁吉亚军队的武器库。俄罗斯查获多达150件格鲁吉亚重型武器,包括65辆T-72坦克(包括44辆处于作战状态),15辆BMP步兵战车,几十辆装甲输送车、大炮和防空导弹系统。俄罗斯缴获大批汽车和轻武器,包括美制M4A3卡宾枪。一些格鲁吉亚的坦克、装甲车、和大炮被完全摧毁在战场上。

  因此,萨卡什维利的冒险不仅以彻底失败而告终,还使格鲁吉亚在军事上遭受了重创。新的格鲁吉亚军队显然没有辜负其雄心勃勃领导人的希望。虽然格鲁吉亚军人在战术层面表现出相当水平的军事训练和顽强精神,但格军在更高层次上的指挥效能是不能令人满意的。南奥塞梯格鲁吉亚人的顽强可以用地方和民族的动机、典型的民族冲突来解释。但一旦民族动机一去不返,军人迅速失去士气。当面临着一个有明显优势的敌人时,典型的高加索情绪迅速转变为恐慌和士气低落。当处于压力之下和通信受袭时,格鲁吉亚军队不能令行禁止并失去控制。而军队内部普遍感觉与强大的俄罗斯军队作战是徒劳无益的,这也可能加速了士气的瓦解。

  格鲁吉亚军队的命运和1975年南越武装部队的崩溃十分相似。格鲁吉亚军队和南越军队都是按美国模式建设、训练,而且装备精良。然而,当他们与把当地战斗技巧和苏联、中国的组织战术相结合的北越作战,表面上给人的深刻印象是南越部队证明它远没有所期望的那样有效,并且经历几次失败之后就土崩瓦解了。格鲁吉亚和南越一样,对西方的组织、建军方法的模仿并未能实现西方的军事效益。建立一个有效的国家军事机器是国家的一项长期工作,而且要考虑到本国特点。军队建设的“西方”标准本身不能保证军队优于“非西方”军队。那些相信西方军事具有先天优势的人应该从格鲁吉亚的又一次令人不快的经验中吸取教训。

  尽管失败了,但人们不应该低估格鲁吉亚军队的实力。总起来说,萨卡什维利政权以一种合理的方式发展了格鲁吉亚的军事能力,对武装部队的重视令人钦佩。从技术的角度来看,重视获取重型自行火炮、多管火箭发射系统和防空系统被证明是完全正确的,正是这些武器给南奥塞梯和俄罗斯部队造成很大损失。购买无人机、夜视仪、现代通讯设备、无线电技术侦察和电子战设备同样是正确的。格鲁吉亚军队的这些装备甚至比俄罗斯军队的更好。强调用西方军事教官对士兵进行训练似乎也已见成效。但从总体上看,格鲁吉亚军队的成熟还需要更多的时间。萨卡什维利的鲁莽决定把这支军队过早地投入到与俄罗斯武装部队的对抗,导致了其灾难性的消亡。

  至于俄罗斯武装部队的表现,他们的反应速度显然不仅出乎格鲁吉亚人的意料,也令西方深感意外,更不要说俄罗斯国内一些悲观的观察员了。战备部队的3个营在几小时之内就开进南奥塞梯。在极为困难的自然条件下,在3天之内集结了强有力的武装部队和装备,并能迅速打败数量相当的敌人。俄罗斯部队在战术层面可能表现得缺乏连贯性,但他们在作战能力和效能方面无疑优于格鲁吉亚部队。从而表明它拥有一支作好战斗准备的军队和有效的军事指挥。

  和从前一样,俄罗斯军队的传统弱点,如夜间作战、情报、通信和后方支援仍然存在,但由于敌人弱小这些薄弱环节并没有表现出来。毫无疑问,在检视作战结果时,这些问题和反炮兵作战问题应作为重点来仔细研究。。

  在2008年8月“强制和平”行动中对格鲁吉亚军队的胜利不应成为莫斯科乐观的理由,而应促使俄军加快军事改革并大规模采购现代化武器装备。

上一篇: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关系如何?

下一篇:急求俄格战争过程尽量阐述一下自己的观点谢谢(急)!